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坤成的博客

我的空间,天下的平台.众人拾薪,火炎高.

 
 
 

日志

 
 

谈朝鲜战争的战略决策   

2008-08-01 15:3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翻开《白宫岁月:受命变革》一节时,我看到了这样的文字:

“6月4日,共产党人提出了一项对我们十分有利的战俘问题的建议。我的老友罗伯特.墨菲在他作为驻日大使任职期满时,暂时担任克拉克将军的政治顾问。当共产党人的建议被接受时,墨菲先生通过国务院告诉我,他们提出的条款与我们于5月23日提出的大体上是一致的,共产党人在把不愿返回本国的战俘释放为平民的问题,愿意作出比我们预期的更大让步。我们知道,联合国部队俘获的许多士兵希望留在南朝鲜。墨菲先生当时认为,战俘问题业已解决,我们要达成一项全面协议大概没有什么障碍了。但是他指出,鉴于最近几周战争起伏非常激烈,而在此期间,共产党人在攻打大韩民国部队方面又取得不少进展,所以在停战线上取得一致,可能是很困难的。

墨菲先生的分析是正确的。6月8日,共产党人同意自动遣返战俘,这是几个月来谈判中一个最棘手的问题。次日,谈判双方开始在板门店讨论最后停火线问题。

全世界对停战谈判作出的反应是一致赞扬。自动遣返战俘的协议签定后的第二天,尼赫鲁总理打电报给美国国务卿……”

这本书的作者--艾森豪威尔以一种轻松的心情、得意的语调写了上述文字。

而我读这段文字时,心在痛!因为美军在战场上是后退了,却在战俘问题上大踏步前进。

战争是残酷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用落后的武器把武装到牙齿的美军从鸭绿江畔赶到三八线边,这无疑是伟大的胜利。这一胜利的伟大,不仅体现在战争上,更主要的体现在政治上,即国家、军队的荣誉上,和战争引发的一系列问题的处理上,包括惊人的财力、人力损失和大量的伤亡大量的战俘等等战争的直接代价、间接的代价上。

但问题并不在此,问题在于一方面,我们对待战俘是严格遵循政策法规和人道主义,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对待战俘的残忍诡诈手段是人人皆知的,所谓“自动遣返”就会使美国得到了战场上得不到的“胜利”。对于我们来说,怎么可能接受“自动遣返”的方案呢?!尽管我们是不了解当时复杂情况的后人!另一方面,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截断了朝鲜人民军的退路俘获了不少人民军人员,而我军仓促应战很多方面准备不足也造成了一些被俘人员,面对“战俘人数”上的不利局面,当战争进入53年时,我志愿军在得到卡秋莎在内的苏军装备后,陆军的武器装备及杀伤力已不比美军差多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以志愿军的高超指挥艺术和英勇善战的精神,仅在预想到谈判桌上的战俘问题,就应打几场有目的战役。怎么能在“战俘问题”不利的情况下,仓促谈判“停战”和“战俘自动遣返”问题呢?我们尊重的彭老总,战后在回忆53年后的战争进展和战俘问题的谈判时,也以后悔的心思提出应再打两仗的设想。

正如历史所证明的那样,我军对待战俘的宽大政策是得到严格的法规保障的。而美韩等国军队则不然,不仅不把战俘当人看,进而把战场上失败的情绪迁怒于中朝的战俘身上,而且把政治筹码算计在战俘上。据后来大量资料证实,艾书中提到的所谓“不愿返回本国的战俘”,全是暴力胁迫和政治诡诈手段下的“结果”。

中国有很多人为什么不相信美国式的民主,为什么不惊诧于现今美军在伊拉克等地的暴行,我看不单是美国内种族歧视、暴力不断、官商腐败和国际上虚伪的双重标准等等因素的影响,美韩等国对待中朝战俘的罪恶也是一大原因。从社会管理进步的文明意义上讲,对待战俘和在押犯人的态度,直接触及到民主意义的最底线。而美国监狱里的糟糕状态,使其民主的评议同战俘问题一样成为世人诟病。

即使不用战争手段获取“战俘人数”上的优势,还可运用种种其他手段在谈判桌上解决战俘问题。我看了中、美、韩等国亲临朝鲜战争的一些将领的回忆文章,尽管涉及到战俘谈判的资料不多,但还是透露了中方在谈判前对战俘问题考虑不多,以至于我们今天很难明白,中方为什么以战俘问题上的让步,来快速达成停火协定。

中朝在朝鲜战争中的不完胜,除了战俘问题,还有领土问题。把战前朝韩在三八线附近的领土划分,与战后在三八线附近的领土划分做一个比较,不难发现朝鲜陆地面积损失多了点儿。也就是说,西部多获得的平原面积,不足以弥补东部的土地损失。有些安慰的是,西部多得领海面积和其对经济发展的有利性。但是,从后来的战局上看,中朝应该用战争手段在东部地区向前推进一点儿。当然,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朝韩双方已就“统一”问题开始接触性谈判,虽然双方统一的道路还很长,但“三八线”早晚要取消,朝鲜半岛的统一是大势所趋。顺便说一句,无论从文化、经济和地域战略的哪个方面讲,韩国(包括日本)都必将与中国越走越近,而不会越走越远,不管其中分分合合里有着怎样的曲折矛盾。这也是历史可以印证的大势所趋,何况中国政府将世代贯彻与邻为善的和平政策呢。

尽管战俘问题和停战线问题,并没有太多影响到中朝人民尤其是志愿军在夺取朝鲜战争的胜利,这种胜利是光照世界的辉煌结果。

但作为一个中国人总是满怀激情地期望我军的每一场战争的胜利都是完胜的,也是几百万解放军的每一个指战员所努力的。如果,在战俘和停战线两个问题上我军若占据主导权,那么朝鲜战争对于志愿军来说,就接近完胜了。但接近完胜不等于完胜,也不是完胜。追求战争的完胜,任何一位军事战略家军队将领,在战争前后的预案、实施、总结的全过程里,是连想都不会想的。这并非是战略家指挥将领不想争取完胜,而是根本做不到。事实上,自有战争以来,根本不存在完胜的条件。这主要是由于作战双方在整个战争过程中的很多不确定因素。其中,最关键的不确定因素是战前、战中对敌情的把握上,和战场上种种不可预见的突发变故。很多功勋卓著的将领,在胜利后的战争经验总结或战争感言里,总是心有余悸地面对作战过程的种种侥幸的因素。美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在赢得中途岛海战胜利后,深有感触地说了一句感谢上帝的话。非常可惜的是,很多战争回忆录里的将军们,往往喜不自胜自己的神机妙算,对于影响战争胜负的军事行动中的或然性--决策中的皇冠钻顶,不是不着一笔就是轻描淡写。

艾在书中又说:“10月下旬,从在北朝鲜的第8集团军所俘的那些战俘中,认出了中国共产党的人。……11月2日,美国第8集团军骑兵团在云山的伤亡率实际上达10分之一,这就表明出现了强大的增援部队,暂时阻止了第8集团军在西面的进军……在1950年11月,北朝鲜的整个局势是难以估计的。要是中国共产党人大批出现,他们就肯定构成对联合国军的一个威胁,因而当时联合国军的先头部队由于追击失败的敌人,在纵深和前沿都过分地拉开了。这样,马上集中兵力作战,就变得非常必要。倘若这种情况不确实,则通过继续有力地进攻北朝鲜的两个角落,来摧毁敌人的残余力量的机会还是存在的。最高司令部选择了后一条方针。”

艾书中透露的这一信息,不仅说明联合国军司令麦克阿瑟对中国出兵的必然性估计不足,就是美国的最高统治者也对中国出兵的必然性估计不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无论是在太平洋战场还是在欧洲战场,美军在情报上的胜利筑成了所有军事上重大胜利的基础,也是美军采取军事行动的重要经验。

是不是美军疏忽了朝鲜战争的情报工作?美军曾咨询智囊库兰德公司的意见,兰德公司研究评估的结论是中国决不会允许美军占领北朝鲜。就在美军仁川登陆成功,占领平壤,向北部中国边境逼近时,时任中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连续发表措词严厉的声明。这几次声明和此后在战场上遇到大量的中国军队,都明白无误地宣布了中国的参战!而且,在美军仁川登陆后,周恩来就发表过警告性声明:美军不要越过三八线!

然而,挟二战胜利余威的美国,以强大的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和美国在西方世界的领袖地位,使美国政府和美军事当局都因政治上军事上的狂妄自大,遮住了美国人自己客观认识事物的眼光。也就是说,无论战场在哪儿,是亚太还是欧洲,当对手武备先进与美不相上下时,美军还是谨慎行事非常注重情报工作的;而当对手武备落后差距很大时,就是情报放在眼前都看不到。美军的将领没有把朝鲜人民军放在眼里,也没有把武备落后的人民解放军看在眼里。更没有考虑到中国和苏联的政治战略因素,而政治战略因素是朝鲜军事行动的基本条件。没有正确的政治战略决策指导,又怎么会有正确的军事战略决策呢?!

更可悲的是,朝鲜战场上的失败并没有使美军从狂妄自大中警醒过来,在不久后的越南战场上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只是在不得不败退越南战场时,其狂妄才悄悄有所收敛,才开始真正关注弱方的情报战,才开始真正关注政治战略与军事战略相互关系的因素。但实用主义和以强凌弱的本性,使得美军从来都把武器因素看重于人的因素,从来都竭力抢占先进武备的高峰;也从来把军事行动摆在政治行动之上。

如果苏联坚定不移地和中国一起参加朝鲜战争,并且一开始中国军队就带着苏联的先进武器入朝,朝鲜战场肯定会出现戏剧性变化。

是美国和西方强国已算准苏联不会全力介入朝鲜战争吗?

在朝鲜战场的不利战局面前,中国和苏联怎么办?社会主义阵营怎么办?朝鲜在亚太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朝鲜在地区和世界的重要性,一旦丢弃,那么就会有一把刀插在中国的脖子上,也刺伤了苏联,进而刺伤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既然美国和西方把战火烧到了家门口,并且企图杀死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的一员,无论苏联、中国,还是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予以坚决反击!中国党和政府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制定了一系列相应的政治军事战略对策,在这些战略决策里反映了中国人民的信念和意志。这种长征培育起来的信念和意志,也为今天的改革开放建设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打下了思想基础。苏联始怂恿中国参战,而自己又不愿公开军事加入,畏惧所谓第三次世界大战,即使出力也不充分,这就暴露出在保卫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政治意志和社会主义的坚定信念上显得迟疑不定。政治上的动摇必然是军事上的动摇。作为任何一位“领头羊”,是必须要有坚定的意志和信念!意志和信念的坚定,才会有毫不犹豫的责任感,才会在各种复杂局势里拿出果敢的决策,群体危难之时,更应冲锋在前。然,作为社会主义阵营领导者的苏联,其革命意志的不坚定,反映了对社会主义阵营事业信念的不坚定!在开辟社会主义事业和维护社会主义阵营方面,苏联并没有随历史前进而与时俱进,并渐显现苏联对社会主义阵营责任不强。朝鲜战争的主纲,实际上由中国担当。苏联后来又把政治、军事战略与小经济利益挂钩,直接导致中国人民对苏联党和政府的不满。也就是说,从斯大林时期,对社会主义的信念和意志的不坚定,对社会主义阵营的责任心不够,这也是成为苏联解体并在社会主义事业上与东欧相继溃败相继分崩离析的一个重要的带根本性的原因,不仅仅是后来经济的滞止和所谓的戈尔巴乔夫主义。

社会主义思想信念的坚定,才会产生开拓社会主义事业的顽强意志,才会冶炼出社会主义事业的科学正确的法制政策,才能推动社会主义国家的繁荣昌盛;苏联经济的滞止和戈尔巴乔夫主义就是社会主义思想信念不坚定和国家统治集团思想混乱无力进取的结果,自然导致苏联解体和国家民族事业的崩溃。苏联的这一深刻教训,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有着生死存亡的警醒作用,尤其是在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面对强大的资本主义制度与市场,对社会主义思想信念的任何疑惑那怕是略微的迟钝,都会带来的难以估量的后果!

在翻看有关朝鲜战争的资料时,我曾设想,如果美国充分考虑到苏联和中国的因素,特别是中国的因素,选择不与苏中在朝鲜战场军事相斗的局面,作为对北朝鲜南下的军事行为的“惩罚”,作为巩固并推进西方世界政治军事前沿的措施,在美军突破三八线推进到平壤以北至元山一线构筑军事防线,甚至大胆地推进到新安州至高原一线后,立即举起“和谈”的大旗,满世界地鼓吹“和谈”,不给中国出兵朝鲜的机会,不给中国军队与美国军队在战场相斗的机会,那么朝鲜的命运将是怎样的呢?那么社会主义阵营和中国将面对怎样的局势呢?这种设想的局面,无疑对朝鲜对中国对社会主义阵营都是非常可怕的。可怕性在于,美国将在“和谈”旗帜掩蔽下,达到长期占领大半个北朝鲜,并将把一排刺刀竖立在渤海大门、黄海大门口;以苏中为骨架的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恐怕连喘气都费劲。

更加令中朝苏难堪的是,在美军把地方管理权交付南韩的外交辞令下,南韩竟敢把首都从汉城北移至平壤!在长期的无结果的“和谈”里,如果中朝苏面对这样的结局,不啼是如刺在喉。

假若朝鲜战场是这样的一种结局,美军还会说是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吗?那么全世界都会说美国在正确的地点、正确的时间、打了一场漂亮的战争!

换言之,没有出现这种“结局”,是因为美国在朝鲜战争的战略企图和战略决策,没有“适可而止”的重大错误所致。

反过来说,如果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在美军占领平壤以北地区后突然“醒悟”了,产生了一个“万一”--美军不进攻了,安营扎寨构筑纵深防线,举起“和谈”的大旗了!那么中国出兵支援在时间和步骤上不就晚了一大步了吗?!就失去了维持三八线战略平衡的机会。如果是这样,中国政府肯定会产生应该在美军仁川登陆准备时就应准备出兵支援朝鲜,并在美军仁川登陆成功后即向平壤地区迅猛推进的战略决策想法。当然,中央军委对美国政府和麦克阿瑟的意图和脾气摸得太准了,知道麦克阿瑟率领的“联合国军”不占领整个朝鲜半岛是不会罢休的,所以上述的“万一”才没有出现。

从国际上大多政治家军事家论述朝鲜战争的性质和意义上看,是因美军攻近鸭绿江,迫使中国志愿军参战,重建三八线,使中国因素在国际格局的份量上加重了!也使朝鲜战争以其局部地区性强化两大阵营的作用,而标上特殊的局部战争印迹。在这一方面上我以为,朝鲜战争的起点时间,是可以从中国政府决定参战的那一刻算起;或者,从美军仁川登陆之日算起。

我的这种设想的局面,因美国人不知“适可而止”的失误而避免了。但朝鲜战争的过程,却揭示了朝鲜人在战略决策工作上由于自己的政治盲区和军事盲区,造成了重大的损失。

朝鲜战略决策的政治盲区是,如艾书中所说:“十分可能的是,当共产党人发动进攻时,他们曾预期会取得一个廉价而轻易的胜利,他们认为美国和任何其他西方强国都不会保卫这个新独立的国家而承担全面战争的风险。毫无疑义,共产党人的这些信念由于以下原因受到鼓舞,一是战后我国的过度裁军削弱了在这个地区的兵力;一是国务卿于1950年1月12日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了一篇演说,毫无理由地宣布我们的‘防卫圈是从阿留申群岛到日本,然后到琉球群岛……(再)从琉球群岛到菲律宾’--这一来就把朝鲜置于我们的防卫圈之外。”

我读到艾书中的“国务卿……毫无理由地把朝鲜置于我们的防卫圈之外”这几句时,心中一笑:美国军政要员包括艾在内大都意识到朝鲜半岛的重要性,怎么就想不到中国苏联也同样意识到朝鲜半岛的重要性,怎么就会得出中国不会出兵干预美军占领朝鲜半岛的战略企图呢?!中国的武备质量比美军差两个等级,但不等于武备差就在该出手时不出手吧,何况人民解放军从来都是以劣胜优的!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史美国是很清楚的!

中国政府在朝南下之前,曾对朝鲜同志进行过阻,希望在台湾解放后采取行动。而朝鲜同志忽视了战后形成的两大阵营,忽视了美国及西方列强脑子里的地缘政治战略观,忽视了朝鲜半岛的对于亚太和世界的战略角色;盲目依据不可靠的政治信息分析,得出不科学的政治结论;由不科学的政治决策观念导致错误的军事行动,由错误的军事行动造成失去南北统一的好时机。

志愿军虽以巨大伤亡和财力损失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但中国却失去了解放台湾的战略机会,和长期面对朝鲜半岛南北割据而带来的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不安定的环境的影响。

如果朝鲜同志听从了中国政府的劝阻,在中国解放台湾后的适当时机采取军事行动,而这种军事行动在中国和苏联的支援下,必会以新的作战能力出现在战场上。那么,美军韩军还会在以釜山为中心的半岛东南再坚守那么长时间?美军还会有仁川登陆的机会吗?朝鲜还会有南北割据吗?--朝鲜一旦统一于社会主义制度,那对于世界格局影响的冲击波会不会有蝴蝶效应呢,这种可能的情况不会令美韩和西方世界感到胆寒吗?由此,美国政府不会对二战后即从亚太地区大量撤军的做法后悔得直跺脚吗?!

当然,这种令美韩和西方世界感到胆寒的政治战略决策,由于朝鲜同志的错误而避免了。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国际环境中的各种政治战略决策在种种复杂因素的交互里有着怎样的或然性。

朝鲜战争,不论从好的设想和坏的设想上看,还是从战争的实践中看,结论只有一个--政治战略的盲区必导致军事战略行动的盲区。这一结论再次印证了克劳塞维茨的话:战争是流血的政治。

同美军在军事行动的重大盲目性相近,朝鲜人民军也在军事行动上出现了重大的盲目性。从导致战争全局失败、全军覆没的危害性上讲,朝鲜人民军的错误比美军严重得多。美国人造成的结局是全线溃退,而朝鲜人民军的结局(如果没有志愿军支援)必是片土不存!

当联合国军在麦克阿瑟率领下向朝鲜半岛挺进时,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将领就断言麦克阿瑟必会采取仁川登陆,也只有仁川登陆的战略性行动才能迅速达成美军在朝鲜战场上的预期目标。中国政府把我军对美军仁川登陆的分析情报传达给了朝鲜同志。

如果朝鲜人民军紧盯着美军在仁川港附近的动向,如果朝鲜同志在仁川港沉船设阻,如果朝鲜人民军能有一两个师及时支援作战--只要一条就够了,麦克阿瑟将提前被解职!很可能朝鲜军队大不了撤回三八线已方一侧,另一种朝鲜战争就结束了。

但朝鲜军队过于看重仁川港不利于登陆作战的水文地理条件,轻视这个关系战争全局的要点,满脑子只有是局部利害的南边战况,惨剧就这样发生了!造成惨剧的原因除了对战略军事行动的要点存在盲区外,还包括对敌方主将麦克阿瑟分析不够。

战后,朝鲜人民军前线总指挥南日大将,被列为反革命集团的头目,受到朝鲜劳动党中央的清洗!

朝鲜战争结束了,参加朝鲜战争首席指挥的人们均已仙去,他们留下的各种各样的战争回忆录,合成一个完整的战争经验总结永久地留给了后人。

但作为后来人的我们,希望的是世界永久的和平!那些“战争经验”不管多么珍贵,最好还是尘封在图书馆里永不面世!

“我们知道,只有明显的实力能够保卫我们所寻求的公正和持久的和平。”艾在《白宫岁月.受命变革》一节篇后的这句话,带着浓浓的硝烟,擦着美国政要和盟友的眼睛,也给中朝人民和维护正义人们的心中敲响了警钟。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